母亲和我曾经水火不容,原来,爱也会伤人

administrator 评论22阅读模式

母亲和我曾经水火不容,原来,爱也会伤人

 爱也会伤人,这是母亲和我的真实写照。而且,一伤就是三十多年。

 曾经我对母亲很排斥,她说什么,我都口头称“是是是”,心里说“不不不”。而且,她说得越多,我越反感。

 年轻人和老一辈人三观不一致,谁也别想说服谁,谁也别想改造谁。非要改造,那就是“天雷勾动地火”,火药味十足,彼此不争个我对你错誓不罢休。

 我曾设想:假如放下与母亲的隔阂,就能挣一百个亿,不再排斥她,我做得到吗?答案是——我恐怕挣不到这个钱。

 究竟从何时起,我开始了“叛逆”呢?

 记得儿时,我是个乖乖女,对妈妈绝对言听计从。倒不是说有多乖巧懂事,主要是不敢,因为我一犟嘴就得挨揍。如果一顿揍解决不了问题,那就是两顿。被“强权”压制,能不听话吗?

 一直到17岁,我第一次外出打工,去县城的工厂上班。

 工作十多天后,我对工厂的一切都感觉新奇,就是有些想家。于是请了半天假,回家拿换洗衣物。

 回家的路上,我坐在客车上浮想联翩:妈妈这么多天没见我了,一定特别想我吧,她会不会担心我,偷偷在家里哭?想着想着,我不由自主落了泪。那一刻,恨不得客车立马就到站。

 好不容易到了家,我平复好心情进门。走到院子里,就看到妈妈和邻居们在炕上打麻将。

“妈妈,我回来啦!”我一蹦一跳的,高兴极了。

 可妈妈忙着看牌呢,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。直到我走到妈妈身边,她才用眼睛瞟了我两秒钟,然后继续专注麻将。

“妈妈,我拿几件衣服就走,不能耽搁了回县城的末班车。”

 妈妈只“嗯”了一声,依然无动于衷,连句话都没回,我只能自己进屋找。可有些衣服怎么也找不着。我翻箱倒柜的同时,还生怕误了班车。

 气急之下,我冲出去大声质问妈妈:“麻将就这么好玩吗?闺女回来了呀,你就不能帮我找找衣服吗?散伙吧!晚上你们再打!”

 我越说越火,可妈妈依然淡定地出牌,不客气地说:“你自己找!”匆忙间,我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,就去赶回城的车(到晚了客车不等人)。

 全程妈妈都没怎么搭理我,也没问我:老板人怎么样?跟同事搭伙干活累不累?做得顺不顺心?她一句贴心的话都没有!

 那一路我眼泪刷刷地流,把衣袖都擦湿了,还止不住深深的委屈。第一次离家、回家,跟我想象中的简直天差地别。我越想越难过,越难过越哭,心里就此埋下了怨恨的种子。

 当时我每月工资120元,上交100元给妈妈,自己只留20元零花钱。也算一个靠劳动养活自己的人了,不用再看脸色跟家里要钱。

 偶尔休班回家,刚见妈妈时还很亲,没一会儿工夫,我就想起那天妈妈对我的冷漠,心里的怨恨不自觉地涌出来。于是,她一说话我就犟嘴,她一说话我就挑刺,把她给气得呀……

 17岁那年的冬天,我第一次跟妈妈“正式开战”。两人针锋相对,谁也不让谁,有深仇大恨似的,吵得不可开交,就差把屋顶掀了。

 爸爸在旁边看着,急得冒汗,可一点儿都不敢插嘴。

 从此以后,我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没少跟妈妈“干仗”。虽然我也常往家里买东西,但心里的这道坎就是过不去。

 一直到自己成家有了孩子,体会到了父母的不容易,我劝导自己:“妈妈把我拉扯大不容易,不能老跟她吵架。”但每次回家,我跟妈妈没有一次不吵架。有时,我感觉自己的肺都快气炸了,肝也气得生疼。

 爸爸经常说我:“孩子呀,孝顺孝顺,你做到了孝,但没有做到顺。”可道理我都明白,就是克制不了“火力”。

 前段时间,妈妈病了,在医院住了20多天。全程都由我伺候,出钱出力,任劳任怨。就这样了,我们每天还是少不了争吵。我咋就拧不过这颗要吵架的心呢?

 我丈夫还时不时安慰我:“不管什么事,咱都和妈慢慢说,她听就听,不听拉倒,你也别生气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其实我也努力在改,但就是没啥效果。吵架也不全是我的错呀?

 虽然吵架,但每周我拎着大包小包去看父母,物质方面,从不缺他们的呀。为什么我跟妈妈就处不来呢?

 曾经我以为,和母亲的这种矛盾关系,一辈子也好不了。终于有一天,迎来了转机。

 当我学习完当代住世佛陀的法著《解脱大手印》,又跟师兄师姐们共修学习后,我渐渐明白了因果的道理,也知道了修行的重要性。

 我把与妈妈发生过的种种矛盾梳理了一遍,原来,一切的争吵和心结,都是我执造成的。17岁的那个下午,是我们感情分裂的导火索。我见妈妈冷漠对我,内心就不平,再加上平时意见不合,就跟她杠上了。

 她那天沉迷于麻将,并不是不爱我的表现,可能是一时间不能自拔。我怎么能用一时的不如意,来推翻她长久以来的关怀呢?也许她的表达方式不对,但不能磨灭她对我的爱呀。

 想通了后,我如释重负。之前,我都在用怨恨惩罚自己啊,将怨恨通通丢掉,有什么可执著的!

 妈妈出院后,有一天我带她出去办事。一上车,她又开始车轱辘话,说个不停。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不再回嘴:“快别叨叨了,整天就知道叨叨。”我反而觉得她是一个老小孩。

 我发自内心去接纳她,娘俩欢欢喜喜把事情办完了。这是三十几年来,我第一次感受到正常母女间应该有的亲昵。

 如今,只要我们一通视频,我撒娇似的升调叫一声“妈妈”,她就轻轻“诶”一声。那种感觉就跟孩童时期女儿依赖母亲一模一样。

 其实,爱不伤人。伤的,都是不懂如何去爱的人。

 

撰稿:行茶

编辑:悦色

我的微信
微信扫一扫
weinxin
我的微信
我的微信公众号
微信扫一扫
weinxin
我的公众号
 
administrator
  • 本文由 administrator 发表于 2024年5月14日 20:19:27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xsfw.cn/1338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