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道真的是“好人没好报”?

administrator 评论352阅读模式

难道真的是“好人没好报”?

 在生活当中,你是否常常听到有人抱怨“好人没好报”?我的病人老郑,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 退休前,他是省农科院的主任研究员,在病虫防治领域有杰出贡献,享受国家津贴。但是人生的最后五年,他备受病痛折磨,惨不忍睹。

 我最早认识老郑,是刚毕业来到医院参加工作的那年。

 老郑是个和蔼可亲的人,在被问询和体检时,他会摘下头上的黑边草帽,上身微欠着向我点头致意,完全没有某些老干部的倨傲作派。

 他中等身高,微胖,圆脸盘,戴着黑边厚眼镜,留着两撇稀疏的花白胡子,时常面带微笑。

 当时,老郑的颈椎病很严重,脖子只能小幅度转动。如果有人在背后打招呼,他只能整个人都转过身去,才能看清对方。

 针对老郑的病情,我建议进行颈椎牵引及推拿治疗。他微笑着连连点头道:“好,都听你的,你觉得我要做什么治疗,我就做什么治疗。”

 能得到病人的如此信任,让刚参加工作的我受宠若惊。初次见面,我就对他心生好感。

 老郑很健谈,在治疗之余,经常与我畅谈过去的生活经历。

“我是专门研究害虫的,这辈子主要搞病虫害防治工作……颈椎问题就是因为长年看显微镜,低头写研究资料造成的,年纪大了就更严重了……”听得出,老郑很热爱自己的工作。

“当年我还因为防虫害成果突出,去北京参加了表彰会,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呢!”说起这些,老郑面带激动和骄傲。在粮食低产的年代,前辈们克服了种种困难,为了让农作物增产增收而兢兢业业。

 在治疗期间,老郑每天主动向我报告身体的症状和感受,希望我可以从中总结治疗经验。他甚至还提出,如果有什么最新的治疗方法,尽可以在他身上试验,多实践医术才会进步。这样的支持和信任,对于当时的我,是莫大的鼓励和帮助。

 在与其他同事聊天时谈起老郑,不少医生、护士都表示:喜欢这个谦和、爽朗、不摆架子、也不挑剔他人的老同志。

 老郑不仅体贴医护人员,对其他人也一样和善宽容。

 有次住院,他与一位长期住院的离休老同志分配到一间病房。这位老同志把病房当成了自己的家,不愿意与他人同住。每次有新病号安排进来,他都会制造各种矛盾闹到他人换病床,硬是把双人病房住成了单人病房。因为他离休前身居高位,关系又硬,医生也拿他没办法,只能将就他。可任凭这位老同志兴风作浪,老郑住了两个多月竟没有提出换房间,也没向其他人抱怨什么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有一年,老郑很久没有出现了,我也没太在意。毕竟,不来医院也是好事,说明他身体尚好吧。

 直到有一天,我去神经科病房会诊,会诊完刚要离开,隔壁床的一位相熟的护工,向我打招呼道:

“林医生,你下病房啦!”

“对,28床有个会诊,你最近在这间照顾病人啊。”

“是,我照顾老郑。”护工指了指躺在中间床位的一个病人。

“老郑?哪个老郑?”我顺着他所指,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一位病人,觉得有些眼熟,仔细看了看床头卡上的名字,惊呼道:“老郑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!”我进来半天了,竟没认出他来。

 他完全变了模样,原本红润的双颊已深陷,呈现病态的蜡黄。

 听到我的呼唤,他迷茫的眼睛在深陷的眼窝里转动了一会儿,才缓缓看向我。

 他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,开口说道:“林医生,是你啊,我倒大霉了,全身瘫痪了……”

 原来半年前,老郑得了重病,虚弱得上下床都要靠护工抱上抱下。四个月前,一个新手护工在搬动他时,本要一手兜在腋下,却兜在了老郑的脖子上,颈椎骨折移位损伤了脊髓,造成高位截瘫。事后该护工被医院辞退了,老郑和家属没有闹事,也没有要求该护工赔偿……

 老郑现在除了头可以稍稍转动,四肢都不能动了,生活一切靠他人。

 看着深受病苦折磨的老郑,我只能好言宽慰他。老郑一脸麻木地瞪着天花板,并没有回应。他应该明白,几个月没有丝毫好转,意味着什么,毕竟完全性脊髓损伤在目前的医学上是无解的。

 为了不刺激老郑,我把护工叫出病房,了解他的病情。

 护工还没说几句,就向我抱怨:“林医生,老郑现在真不好伺候,整夜不睡觉,老是叫唤,总是说这里难受,那里酸麻。他大便控制不住,经常要做卫生,还动不动就发烧,打了退烧药爱出汗,又要及时擦身子、换衣服。要不是他孩子给的工钱高,我都不想干了……”

 后来我去病房时,总是去看看老郑。有时他会问我,他为什么会这么倒霉?我也无力极了。是啊,老郑这样的好人,为什么晚年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与折磨呢?

 直到有一天,我再去探望他时,突然听到他低声说:“可能过去我解剖了太多的虫子,遭到了恶报。”

 我怀疑自己听错了,问了句“你说什么?”老郑又重复了一遍,这次声音大了许多,让我听清了。

 我思索着这老郑这句话,回想起在中学生物课上,老师演示用解剖针刺入甲虫,破坏其背部神经节的场景,被刺后,虫足很快就动不了,就像现在的老郑……

 老郑瘫痪后一直觉得命运待他不公,反思着不幸的根源,可能这就是他得出的答案吧。

 老郑是唯物主义者,一直只相信现代科学,过去还说过根本不信佛教,为什么会得出因果报应的结论呢?当时的我不知该如何回应,只能心情复杂地离开了。

 老郑每天忍受着无休止的痛苦:高位截瘫后身体虫噬般酸麻,反复发烧带来的虚弱无力,瘫痪久卧后全身关节肌肉酸痛……生活不能自理是很苦的,连口渴或者身上痒都要求助于人,有时候还面临着护工的不理睬或者厌烦,久病床前都无孝子,更何况是一心只想多拿钱、少干活的护工呢?

 老郑曾说过希望早点死,但高位截瘫并不致命,加上他享受全额公费医疗,在完善的医疗条件下维持生命并不难。可谓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就这样,老郑在病床上煎熬了五年多,最终因重症肺炎并发心衰抢救无效逝世。

 多年后,我步入了佛门,从当代住世佛陀的说法中,我才明白了杀生的过患,明白了善恶的标准,明白了因果不昧!

 难道真的是“好人没好报吗”?

 佛门说众生平等。是不是好人,并非仅仅是从人类的角度出发。

 我们眼中的好人,在其他众生眼里未必是好人。在因果面前,未必是好人。

 老郑早年投身农业科研,为了研究解剖了无数昆虫,研发了高效杀灭昆虫的农药。当他解剖昆虫时,在昆虫眼里,他一定是面目可憎、凶残无比的恶魔……

 更可怕的是,他今生种下了杀生千千万万的因,病床上的折磨并非是了结,死亡也并非是解脱,死后还有因果需要偿还。

 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因果报应,如影随形,没有丝毫错谬,善恶也不能相抵。有人说“好人没有好报”,莫不如说他没理解“三世因果”,错解因果罢了。

 而一个真正的好人,一定是放下自私我执,不分种族、不分物种、不分高低贵贱,利益一切众生的人。

 

撰稿:云淡风清

编辑:对白云天

我的微信
微信扫一扫
weinxin
我的微信
我的微信公众号
微信扫一扫
weinxin
我的公众号
 
administrator
  • 本文由 administrator 发表于 2024年5月18日 19:36:33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xsfw.cn/1359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